當前位置:主頁> 新聞資訊> 企業動態>

西井發布自動駕駛品牌 Qomolo 逐路:初創公司的獨特玩法

西井成立于 2015 年 5 月,創立伊始的業務是做類腦芯片(類腦芯片跟當下大火的 AI 專用型芯片還不太一樣,類腦芯片是跳出傳統的馮諾伊曼架構、模擬人腦神經元制造的芯片),主要應用在醫療、無人機等領域。隨后西井開發智慧港口系統進入港口智能化市場,同時也布局了自動駕駛卡車的研發。前兩天的發布會,就是自動駕駛研發成果的階段性展示。

創立不到 4 年,連續布局多個關聯不大、但極具成長性的藍海市場、如果我再告訴你,西井團隊規模還不到 100 人,你一定會有一種錯覺:這可能是一家以 PPT 制作為核心競爭力的公司。

簡單描述一下發布會吧,規格上雖然不比 BBA 這類躺著賺錢的車企,但在自動駕駛創業公司里絕對是第一梯隊。為什么要舉辦這么高規格的發布會呢?因為臺下坐著西井重量級的投資人和合作伙伴。

比如說振華重工總裁黃慶豐、珠海港董事長歐輝生、西藏珠峰董事長黃建榮,以及,復星國際董事長郭廣昌。

西井發布自動駕駛品牌 Qomolo

我查了一下,復星是通過集團旗下高科技風投機構復星同浩給了西井數千萬 A 輪投資。有趣的點來了,復星同浩是一家聚焦醫療健康和 TMT 高科技領域的風投機構,在他們投過的所有企業里,西井是唯一一家布局自動駕駛港口貨運的公司。最重要的是,一個兩年前 A 輪 Close 的初創公司發布會,集團董事長郭廣昌跑來站臺,多少有些值得玩味。

再說說另外三家合作伙伴:

•振華重工:全球領先的重型裝備制造商,在港口機械市場連續 18 年位居世界第一,港機產品全球市場份額超 80%。

•珠海港:2017 年集裝箱吞吐量突破 200 萬標箱,增速在全國港口中位列第一

•西藏珠峰:國內最大的鉛鋅礦企業之一

除了復星,另外三位各自細分市場的巨頭型企業也都是最高管理層出席了西井發布會。

西井倒也不負眾望,在發布會上先發布了自動駕駛品牌 Qomolo 逐路,重頭戲是“全球首款多場景全時無人駕駛重卡 Q-Truck”,長這樣:

Qomolo

是的,直接干掉了駕駛艙,除此之外,這款車還配備了自動駕駛套件、純電動動力總成、支持快充/換電、智能互聯救援系統、WellGNS-3D 車輛及運行數據管理平臺……這么說吧,你能想到的當下汽車行業所有處在風口上的概念,西井都集成了。

下面是一些詳細的信息介紹:

•Q-Truck 可實現小于 2cm 的車輛精準控制系統;最大負荷載重 80 噸;35 km/h—90 km/h 的低速/高速場景自定義驅動系統;最大 1500 牛米扭矩發動機,可滿足 15% 的最大爬坡率;

•搭載 Q-platform 無人駕駛平臺,分為低速版和高速版兩款車型,適用于集裝箱運載、散貨及礦石運載、危險品運載、通過多口徑可定制化標準拖掛鞍部,實現多場景下的運輸和作業。

問題是,先別說造車,光自動駕駛貨運市場的商業化就是一件非常復雜的挑戰,需要解決非常多的算法和工程挑戰。西井一上來就干掉了駕駛艙,Q-platform 無人駕駛平臺做到了什么水平?

下面是關于 Q-Truck 自動駕駛技術的一些介紹:

•Q-Truck 從六大技術層面定義無人駕駛:高精度矢量地圖構建技術、車輛底層線控技術、獨特的環境辨識技術、高精度車輛定位、局部路徑規劃、車輛及運行數據管理平臺。

•Q-Truck 配備了 Q Brain 處理平臺,支持以 5ms 極低延時的實時響應,實現 1080p 的畫面精度下,對 8 路視覺及 6 路激光與毫米波數據的融合,進行環境感知與決策。

•EPP(Extreme PrecisePosition)高精度定位體系可實現高達 2cm 的場內定位與控制,以及 0.5 度轉向偏差的高精度控制。幫助達到在業務場景下,95% 以上的精準停靠一次完成,讓整體作業效率提升 40%。

•Q-Truck 整車系統,包括自動駕駛感知系統,自動駕駛控制系統,車輛電池管理系統等,可實現全天候極端工況下的 24 小時作業,保證作業效率不受天氣因素的干擾。

•Q-Truck 搭載了 WellGNS-3D 智能交互平臺,支持任務調度、車輛管理、遠程監控、數據分享等。

但激進如特斯拉,旗下的純電動半掛 Tesla Semi Trunk 也沒敢干掉駕駛艙,因為特斯拉目前的自動駕駛能力尚且做不到無人監管的水平。所以西井 Q-Truck 的自動駕駛能力、續航能力能否做到商業化,就顯得非常關鍵。

西井新聞稿里的說法是,上面那輛 Q-Truck 搭載了攝像頭、Velodyne 的 16 線激光雷達和德爾福的毫米波雷達等多套工業級傳感器,支持在零下 35 - 60 攝氏度的穩定作業。

西井 CEO 譚黎敏提到了一些更實際的信息:比如臺上的概念車其實并未搭載毫米波雷達,但量產車會配備;另外考慮到港口場景下半掛不存在倒車場景,會一直向前開,所以實際感知只覆蓋了前方和左右兩側 240 度的感知范圍,這樣的傳感器布置更加經濟合理。

這算是西井針對港口場景做的垂直優化,除了這個,考慮到自動駕駛系統并未高度成熟,動力電池的技術現狀尚不足以徹底解決純電動半掛的續航續航問題,西井都做了一些特定的優化。

比如當車輛遇到故障無法行駛時,可通過 i-Emergency 智能互聯救援系統,指派另外一輛車自動對位故障車輛并將之拖至維修區。此外 Q-Truck 采用了主副電池系統設計,主副電池系統可在 2 小時內充至 100%;副電池支持 3 分鐘換電,可提供 30km+ 的續航里程。

發布會要點介紹完了,下面說說我對西井的看法。

一直以來,我們對自動駕駛創業公司的態度都很一致:自動駕駛行業對資本和技術要求極高,作為創業公司,應該盡快找到垂直細分市場的應用場景,完成商業化閉環。只有商業模式可持續,才能獲得留在牌桌上繼續玩的機會。

但是西井有一項能力遠遠超出了其他創業公司,就是文章開頭提到的市場能力。比如說 2016 年底才組建團隊推進自動駕駛研發,短短一年后就連續宣布了和振華重工、珠海港的合作。包括拿到復星的投資、郭廣昌的站臺 balabala…

這樣的能量對于一家創業公司來說是難以想象的。一個合理的猜測是,在創辦西井前,西井 CEO 譚黎敏曾在多家投資機構做過合伙人,有長達 13 年的市場營銷經驗和 6 年的管理經驗。

西井科技

當然我們更關心的還是西井本身的技術能力。據悉,西井的類腦芯片已經于 2017 年底成功流片,由臺積電代工的芯片即將在西井的各類商業化場景中得到應用;關于 Q-Truck 本身,西井正在與國內兩三家主機廠接洽,將于明年 6 月份量產。

當然,還有一些明顯的 Bug,比如西井成立還不到 4 年,但一款汽車的正向開發周期就要 48 - 52 個月。對于這個問題,譚黎敏解釋說西井不做底盤開發的,只做了基于去掉駕駛艙的一些工程開發。但關于自動駕駛的線控系統,是西井自主設計的,包括制動、油門等的控制協議,也都是主機廠開放給西井的。

在我看來,西井的技術能力并不非常領先,但憑借遠超競品公司的市場能力成功加速了業務進展,提前開始布局商業閉環。這給投資行業帶來一個啟發:如果一家初創公司的短板不短,但是長板特別長,也會出現一些扭轉競爭格局的案例。

但對于西井來說,拿到巨頭的投資合作只是第一步,他們還需要在接下來的落地過程中證明自己的技術能力。

上一篇:從業務開放到資本開放,斑馬走向獨立
下一篇:特斯拉虧損出奇招?馬斯克賣沖浪板火速售罄

相關新聞

精彩推薦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作者可以直接刪除惡意評論、廣告或違禁詞語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11选5中奖金额对照表